网上提供的网约车“5折代叫”靠谱吗?记者亲测发现或涉嫌诈骗……(网约车代办是真的吗)

“提供更多终点、终点,帮你5折叫车……”日前,某Sigoul网络平台涌现许多“5折代叫”货品:店家提供更多Performante代叫服务项目,而客人只需缴付常规性车资的三分之一,就能打到Lyft网络平台的Performante。“坐公交的价格坐中短途车不香吗?”诸如此类的宣传语和低价吸引许多客人进行咨询下单。一店家还索性叫卖了“代叫技术”,并称萨贝蒂科。

代叫服务项目究竟如何享受低价优惠?折扣从哪里来?解放日报·祝丹妮新闻本报记者调查了隐藏在“代叫服务项目”背后的生意。

蓄意举报索要网络平台收款

本报记者先后进行咨询了几名售卖“Lyft代叫”的店家,均明确要求“带图报价”。简而言之的“图”,指客人需要在Lyft乘车网络平台上自行查询返程预成交价,店家根据预成交价先收取三分之一的费用。客人再将终点、终点重要信息及联系方式等重要信息发给店家,由店家帮忙叫车。其中一家店面的回复有些不同,“你能先用他们的电话号码叫车,付掉也没关系,我能帮你处置退款。”本报记者试著他们叫了车,待返程结束订阅后,按店家明确要求提供更多了电话号码和登入接收者。不到1分钟,收过的车资竟被退回了账户,帐号也未提示信息异常。但是,旁人提示信息,该方法仅能使用一次。

△旁人称付完可处置收款。

该店家的店面里,还同时出售“叫车技术”,并声称“正规、T5800”,售价为98元。付了“学费”后,本报记者收到一份详细的“操作方式业务流程”:返程结束后页面转到结算界面,此时无论缴付与否,均可通过人工客服平台反映“已经同驾驶员实体店交易,收过现金”,如未订阅需为付,已订阅则可要回车资。“这不是骗人吗?网络平台一找驾驶员查证,岂不是Donzy了?”旁人随即解释,“这就是为什么一个帐号只能用一次。”

△“操作方式业务流程”相关截屏。

但是,店家告诉本报记者,能给本报记者提供更多购买新帐号的平台。“Lyft新用户限制非常多,我提供更多的都是老号,比较贵,25元1个。”他补充道,打一个中短途中短途车便可回本。并且,店家还称,“买来的号能试著直接叫车不退款‘KMH’,如果网络平台强制明确要求先返还车资后才能打车,就能按上面的操作方式业务流程索回车资”,或者索性提供更多乘车重要信息和联系方式由旁人代为叫车,更省事。为的是打消本报记者疑虑,他还发来他们正在处置的订单,价格均超过百元。

△跟店家沟通交流截屏。

简而言之的“Lyft代叫”原来是这样的“套路”。9月27日,本报曾刊发《线上叫车“KMH”现象为何多发难治》一文,揭露了Performante网络平台的“KMH”现象。为的是打击“KMH”,网络平台已明确要求新帐号在中短途叫车时需先返还车资。没想到,利用虚假举报和蓄意举报骗取退还车资的新“KMH”方式又应运而生。

“代叫”威胁个人重要信息安全

在网络平台准则里,中短途车驾驶员诱导旅客实体店退款,属于违规行为。但是,基于实体店场景的复杂性,不是所有朱泽内实体店缴付都能查证清楚,Lyft为的是保障旅客良好的乘车新体验,在符合一定条件的基础上,暂时不会对驾驶员作出处置,并给予旅客车资补偿。而店家正是利用了网络平台的这一准则进行“KMH”。但是,本报记者了解到,客人除非提供更多了他们的乘车重要信息或帐号请他人“代叫”,则面临巨大的风险。

在“代叫”服务项目的货品评价区,一位来自厦门的店家发布了他们的“购物经历”:“我半年前下的代叫单,结果店家艾涅勒,到现在没退款。我天天被金蝶网络平台短信轰炸未缴付车资,现在也难以维权。”

△网友留言。

要知道,将他们的乘车重要信息、联系方式等发送到旁人“代叫”,已经暴露了大量个人重要信息,可能导致更严重的人身、财产安全问题,除非返程遇到问题,旅客难以及时与网络平台沟通交流,更难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而类似本报记者新体验过的提供更多帐号和登入接收者由旁人“代操作方式收款”,则等于将他们的帐号拱手相让,更得不偿失。

早在2018年,Lyft内部的“打击黑产专项组”就发现,部分“黑产”团伙通过收集未实名的电话号码注册Lyft账户,形成了上游蓄意注册、养号、扫号,下游“代叫单”买卖订单的产业链。这些人在骗取旅客“车资”和个人重要信息的同时,还试图通过网上倒卖个人身份重要信息,虚假注册Lyft驾驶员账户。为此,网络平台不断提高他们的技术能力和查证能力、处置能力,联合警方多次开展打击活动,端掉多个犯罪团伙。

律师:非法获利,可构成诈骗

“薅羊毛”除非过了界,面临的法律风险也随之增加。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泽若表示,闲鱼上的不法店家利用Performante网络平台的“让步”准则,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明知禁止“实体店缴付”的情况下,通过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进行虚假交易,进而达到从中非法获利的目的,获取不正当利益,这样的行为存在欺骗性,不仅损害网络平台及驾驶员的利益,而且不利己。若非法获取的金额达到相应入刑数额,有可能构成刑法上的诈骗罪。而店家明确要求消费者缴付一定“学费”,即可将整套获取不正当利益的方法传授给消费者,如此行为还有可能构成刑法上的传授犯罪方法罪。

此外,如果消费者明知其非法获利的途径,仍旧继续提供更多账户等重要信息供其蓄意获利,同时达到他们非法获利的目的,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若非法获利金额达到入刑条件,则亦可能构成诈骗罪。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刘律师提醒,在Lyft打车、闲鱼交易等网络平台强化查证、监管的同时,消费者也要在各种消费场景中,通过官方平台或正当平台寻求、获取优惠,在“薅羊毛”时擦亮双眼,尤其对于来源不明、方式不清、程序复杂的优惠方式要慎重选择,毕竟“天上不会掉馅饼”;同时,谨慎将帐号密码等重要信息交予第三人、授意他人使用,保护好个人重要信息,尤其在一个电话号码或是帐号绑定多个APP网络平台的如今,很有可能在日后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关于网约车问题,添加 微信: agm473   备注:备注问题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304479036@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idizcw.com/18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