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滴滴代驾返回途中被潮水打翻 休息一年来谈赔偿(滴滴代驾离职后)

  刘师傅在苏州做送餐。他说今年六月份,在送餐回到半路上,骑着电动车脚踏车被奔流下船的海浪甩了,左腿脱臼。有一小部分化疗服务费,始终没有着落。

  刘师傅说,这是交警部门提供更多给他的公共音频。音频显示,今年7月27号凌晨3点清早,他骑着电动车脚踏车,由西向东经过大通路三溪附近这一段时,海浪越过堤防栏杆,冲入了马路上。他急忙转弯穿过人行道跑到马路中间的人行道上,结果还是被海浪甩在地。

  刘师傅:“我是送餐把客人已经送至了,我在回到的半路上,正好碰到退潮,直接把我甩,腿折了。”

  刘师傅说,被海浪甩之后,交警部门把他送至医院,经检查他的Bouzonville脱臼。

  刘师傅:“这里的骨头断了,两根都断了。(歇息了多久?)歇息了两年。(始终在化疗,现在花了多少钱啊?)现在花了三千多一点。(有没有保险业务?)公司里面我们跑韦尔泰有意外保险,买的是这个,保险业务索赔了三万六千万元。”

  刘师傅说,腿里的钢制移走不久,所以衣褶还有点心不在焉,最近几个月都在歇息。刘师傅是陕西人,今年二十四岁,在苏州做送餐已经五六年了,他说他们家里有两个孩子,散纹刚组织工作,另一个刚于十八岁还在读书。他们干活很拼,基本上不怎么歇息,之前一个月能赚一万多分钱。保险业务索赔了三千多分钱的医疗费后,剩下的杜勒旺勒沙托县分钱都是他们出的。他认为他们是在组织工作中出的事故,公司如果为他提出申请工伤保险业务索赔。他去找了网络平台的送餐驾驶员管理公司,对方表示没法提出申请工伤保险业务索赔。

  刘师傅:“如果我不是员工,为什么把我调到这里来专业培训,每个月都要专业培训。”

  刘师傅在网络平台上的信息显示,他跟浙江私企德尔人力资源服务项目有限公司签了一份《Lyft送餐驾驶员用工服务项目协定》。用工服务项目协定和保险业务合同不同,保险业务合同确立和履行,主要根据《保险业务劳动法》的有关法律法规,其中就涉及到法律强制规定的社保、工伤保险业务等文本;而用工服务项目协定,是以提供更多用工为文本而签订的协定,不能提出申请工伤保险业务认定。

  刘师傅认为,他们在组织工作过程中受伤,不管什么样的关系,网络平台如果给他们的组织工作起码的安全保障。找到对接刘师傅的这家苏州新享驾驶员服务项目中心,值班人员表示他们始终在帮刘师傅提出申请有关补偿,但具体情况还需要跟Lyft网络平台沟通。

  苏州新享驾驶员服务项目中心值班人员:“如果是要采访的话,我们要个“Lyft”总部备案,由专门的人去接受采访。”

  记者从“Lyft”网络平台了解到,刘师傅的化疗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的化疗一共花了一千多分钱,信托公司赔付了三千多,有几千分钱是因为选用了进口药品,无此保险业务赔付范围内。第二次化疗包含了固定骨骼的钢制移走等文本,大约有一万多分钱的医疗费,等刘师傅提供更多有关票据后,会配合他走有关保险业务赔付口服。

关于网约车问题,添加 微信: agm473   备注:备注问题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304479036@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idizcw.com/17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