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也算在其中,自然界的生殖隔离到底有多可怕?

恒温性增添的负面影响

说到亚种难题,当代人常常会探讨到繁育而此专业领域中去,或许在那个热门话题中,当代人总有一天也跳不下有种怪异想像力增添的探讨。

擅于充分发挥想像的人类文明时常思索着,假如将三个相同的亚种展开紧密结合会什么样?

恒温性而此基本概念仍未阐释之后,西欧许多炼金术倒是有次下工夫玩儿许多极为诡异的小东西。

即使在居维叶刊登了他们的论著之后,许多狂热的微生物化学家也总想著搞点花样出。

好在有恒温性,要不然唉那群狂热的微生物化学家会紧密结合出什么样的恶魔。

当代微生物化学的架构中,他们知道,微生物间的恒温性扫除了相同亚种间的DNA紧密结合

这套轻松的管理体制尽管偶而会点儿BUG,但总体来说,99.9%的亚种单厢受恒温性的负面影响。

主要包括人当中,这套监督机制也运转轻松

恒温性对鸟类来说,或许当代人一点也不会觉得意外,但是突然说到人类文明间的恒温性,难道不会让人觉得困惑吗?

或者说,如今全世界的人尽管肤色相同,但都属于智人属,要说这世上还有其他人种,真不见得。

其实人类文明的恒温性早就已经完成了,从远古时期开始,这套运转监督机制就一直在运行,最终在掺和了各种自然因素的负面影响下,人类文明只保留下了智人

要说这是优胜劣汰也好,或者说这是亚种演化的结果也罢,人类文明的这种演化正体现了恒温性的强大与可悲之处。

从微生物运转的底层逻辑来说,恒温性是对亚种形成至关重要的进化监督机制,主要包括微生物行为生理过程等多方面的集合。

它从DNA层面阻止了相同亚种成员产生后代,或者以确保这些后代都没有生育能力。

亚种生育说得简单粗暴一点就是染色体配对,一般来说,微生物都有偶数对染色体,并且从父本和母本中继承并遗传给下一代。

当然前提得是通过正常的、统一的亚种交配。

然而一旦微生物出现非同亚种交配行为,尽管从物理行为上来看这或许行得通,但是在DNA层面,由于染色体的配对错误,最终导致无法构建一个完整的染色体结构,或者奇数对染色体结构。

这种情况将会导致微生物体内无法正确形成染色体分裂以及DNA运转,最终的结果便是非同种微生物繁育的后代无法生育,或者干脆生不下后代

这里面最经典的例子就是马和驴了,简单来说,由于马的染色体较多,无法与驴的DNA产生正确的配对。

因此,就算两者是近亲,但骡子终究无法生育出后代。

可悲有强大的恒温性

恒温性不仅体现在鸟类身上,主要包括植物也会存在恒温性,并且植物间的恒温性会更加明显。

能够负面影响这种生育行为的因素有很多,主要包括栖息地的相同、物理障碍以及性成熟等各方面。

假如就鸟类本身的交配行为来说,鸟类亚种间的交配仪式本身就是一种恒温性,这种模式被称作行为隔离。

例如鸟类间的舞蹈活动,相关的行为都在生殖模式中体现。

而另外一个体现便是信息素,信息素通常在昆虫中更为常见。

信息素中的化合物可以帮助昆虫识别相同亚种或者相同性别的个体,由于信息素中带有挥发性信息素,所以这些蒸发分子可以作为广泛的化学信号。

即使微生物经过而此部分考验,恒温性仍然没有消失,在微生物间的合子后分离阶段,恒温性监督机制可以阻止种群间的繁育

这是恒温性最强大,也是最可悲的地方

绝大多数微生物单厢经历受精卵而此过程,受精卵或者胚珠的发育决定了生亚种群是否可以延续。

由于恒温性的存在,当卵子或者胚珠受精,但受精卵并没有发育时,植物和鸟类中会时常发现一种类型的不相容性

例如青蛙属间的繁育,受精卵便可能没有分割,或者囊胚发生正常分割,但是原肠胚发育失败。

最终在整个初始阶段,表面上看是正常的,但实际上胚胎发育在最后阶段便会出现错误。

假如是哺乳类鸟类或者其他脊椎鸟类,繁育不育会较为普遍。

前面他们所讲到的骡子便是属于这种情况,假如不是人为的干预,野外中的马和驴根本不会抬头看对方一眼。

所以对有性繁殖的鸟类来说,遗传学中的交配监督机制,以及受精监督机制都从各方面体现出恒温性的强大。

哪怕有漏网之鱼,最后也能在新亚种身上加装一个补丁,然后难题就解决了。

因此,恒温性从三个基本层面的运转彻底解决了亚种繁育,即防止形成可行的受精卵,合子后监督机制阻止繁育种传递自身DNA。

对人类文明来说,前面也提到了恒温性,这种隔离发生的时间更早,并且最终只保留了智人人种

微生物化学家也在当中寻找了多年,才解决了相关难题。

恒温性在人类文明身上的体现

在人类文明进化研究而此块,微生物化学家通过人类文明DNA组以及DNA分析,最终发现古代人类文明谱系的分离时间要比以前想的更早许多。

微生物化学家认为,欧亚大陆以前存在过超古代人类文明,并与70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的祖先繁育。

而此事件被推测出大致发生在200万年前,而此时期其他人类文明开始分离,超古代的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的祖先种群比以往任何时候已知的其他人类文明种群的繁育更久远。

而在后来的发展中,尼安德特人和智人成为了当时地球上种群最庞大的人种。

无论是更早以前,还是智人时期的人类文明,人种结构非常多样。

关于尼安德特人的陨落,微生物化学家认为除了有智人在智力方面以及劳动能力更占优势的情况下,恒温性也是极为重要的一个环节。

从头骨来看,智人与尼安德特人的头骨结构差异极为大,尼安德特人的头骨更长、更低,并且有着更宽的骨盆。

而智人的头骨在与今天当代智人的头骨对比中没有明显的区别。

从局部的差异性来看,耳骨的形状差异是最明显的,这使得智人直接与黑猩猩和大猩猩区别开来。

另外在10万年前的化石证据中,微生物化学家仍然可以识别出头盖骨、耳骨和骨盆间的明显差异。

种种迹象表明,人类文明的独立进化历史可以追溯到更远的时期。无论是智人还是尼安德特人,种群发展的关键仍然是繁殖。

智人与尼安德特人无法很好地紧密结合彼此的DNA,因此智人与尼安德特人间的性选择和差异化也越来越明显。

如今许多微生物化学家都认为尼安德特人和智人是三个相同的亚种,因此两者在生殖模式存在恒温性

尽管有证明表明55000年前,有过智人与尼安德特人的繁育,现存的部分非洲部落人群中含有一定的尼安德特人的DNA。

最终骨骼的结构人种的发育状态来看,智人存活下来,尼安德特人消失,恒温性或许在里面起到了促进作用。

很难说这套微生物筛选监督机制是好是坏,对现在保留下来的亚种来说,它仍然是自然现象最伟大的工程师。

关于网约车问题,添加 微信: agm473   备注:备注问题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304479036@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idizcw.com/12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