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最怕的字是什么(什么颜色的鬼最凶)

  那人道:“李先生说得很对,区区在下,是在衙门里混口饭吃的人,小姓小名不足挂齿。”

  李不怀道:“顺竿往上爬,你也是真会来事。”

  “这样对你说吧!”李不怀对白浪子道:“一个人六岁学剑,十八岁出道江湖,用了五年时间扬名立万,以后便不知去向,江湖上的人议论纷纷,有人说他是死了,有的人说他还活着,有的人说他看破红尘,傲笑山林去了,到底真实如何?无人可知。”

  白浪子笑了,道:“如此说来,这位莫非就是快剑神捕张回值?”

  那人道:“浪子高抬了,回值的剑无非长了些,出手快了些,岂敢称得快剑神捕四字。”

  李不怀道:“你也是太谦虚了,――不如说是一种骄傲。”

  话音刚刚落去,琴音突变,如大海之浪,一波接着一波,无休无止。

  女人的舞姿也变得妖艳媚惑,李不怀与张回值不自禁地向前挪动步子。

  “魔音艳舞。”

  白浪子脱口而出。

  二人立即打了一个寒战,头脑还是没有清醒过来,步子依然向前移动。

  这时,白浪子感到自己也把持不住,心旌摇荡,脚步也在慢慢向前移动。

  三鬼面上现出得意的笑容,六道目光宛如三只饿狼的眼晴,紧盯着猎物美餐

  ――羊。

  尤其那个女人,居然舞动着身子,走向靠近他的这三个男人。

  旁边的引路鬼、邓赌也蠢蠢欲动,等待着出手必杀的时机。

  眼看着危机临近,三人心魂被摄,浑然不觉。

  白浪子犹如是在梦中,抬腿想要奔跑,全身骨软无力,仿佛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白浪子感觉精神上一阵难受,不由地大“吼”一声。

  吼声如晴天旱雷。

  让所有的人完全清醒过来。

  招魂鬼杜幽的一根琴弦随着吼声而断。

  惊愕之间,脸上俱都现出惶恐之色。

  地府三鬼不相信世上还能有一个人让他(她)们感觉到害怕。

  第一个让地府三鬼感到害怕的人,是个戴着面具披着黑色披风的人,这个人只是抬了一下手,没说一句话或者一个字,就令地府三鬼额头流汗腿脚发抖,这个人就是风铃魔教的教主,也只有风铃魔教的教主,才有这种威望与慑服力。

  另一个就是今天的白浪子,地府三鬼想不到白浪子竟然能破得了自己的魔音艳舞之摄魂术,仅凭一声吼。不晓得那是什么功夫,从来也没有听说过有这一门功夫,绝对不是盛传之狮吼功。

  到底是一门什么样的功夫是这样的厉害?此时此刻引路鬼邓赌是最为冷静,也许只有他才有思索的时间,然而他否认了少林寺七二十绝技之一狮吼功,也许这只是一个巧合,那声吼算不上是一门什么功夫。

  清醒之后便是恼火,唰的一声响剑出鞘,快剑神捕张回值刺出一剑,剑在阳光下映出耀眼的光芒,刺向招魂鬼杜幽的喉头。

浪子的剑

关于网约车问题,添加 微信: agm473   备注:备注问题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304479036@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idizcw.com/64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