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入局货运市场 司机招募已在杭州等地展开(杭州市滴滴司机招募条件)

有人曾抛给Lyft乘车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平一个问题,“你八年前说让乘车更美好,今天同时实现了吗?”

  站在8周年庆的舞台上,陈平回答到,“还远没到庆祝的时候”。在他直言,Lyft不过同时实现了10%,“我们依然有很多的几率和想象力”。

  就在陈平说出这番话的当天,Lyft便为挖掘未来那90%的几率,讲起了新故事。

  6月8日,“客运”电视频道悄然出现在应用端,瞬时引起消费市场的关注,彼时,对销售业务及上架等相关重要信息,Lyft各方面三缄其口。直到6月23日,Lyft客运在贵阳和苏州三地正式上架,官方对外宣布,第一批上架服务项目的货车驾驶员共有800数名。

  互联网观察人士丁道师认为,当下的客运金融行业数字化渗透水平远远不够,若Lyft将其累积的“运人”经验和单日千万次级的重要信息相匹配能力迁移其中,“可以解决金融行业内存在多年的供需相匹配不足的难题”。

  Lyft在共享资源乘车这一港航领域的控制技术沉淀,毋庸讳言。但中国港航协会共享资源乘车分会秘书长荣建却表示,目前客运消费市场,特别是死敌客运的市场需求早已被货娜拉、快狗坐车这样的民营企业争抢,同时快速发展起来的物流公司也在瓜分消费市场,“Lyft在这个节点瞄准,不是件容易的事”。

  Lyft改投

  千呼万唤始出来。其实,Lyft要改投客运消费市场,明确的信号早在6月8日那天就释放了出来。

  那天凌晨,丁道师辨认出客运电视频道就出现在应用端,尽管页面上看到的是一个个跳动的图标,熊猫、狗不理包子、锦绣、大雁塔⋯⋯这些分别预示着Lyft客运销售业务可能破冰的卫星城。

  期间,Lyft各方面透漏会在包括贵阳、苏州、上海、深圳、青岛、广州、上海、郑州、南京和重庆在内的10个卫星城开展客运销售业务,而驾驶员召募也已在苏州、贵阳、南京等卫星城进行。

  率先在贵阳、苏州两城破冰“实战”客运销售业务,对于Lyft而言,并非盲目。过去的半个月里,Lyft结合此前的“预热”打call活动数据,辨认出贵阳和苏州三地的呼声之高,在前述10城中位列第一和第二。

  Lyft客运相关相关人士也透漏,这三地公开报名的客运驾驶员高达2万数名,经过背景审核、实体店车检和安全意识、驾驶控制技术、软件操作、服务项目流程等各方面的实体店培训和考试后,才确定了上岗服务项目的第一批800数名驾驶员的名额。

  据悉,三地目前都未设立中介费制度,每笔订单会针对驾驶员收取商量的重要信息服务项目费,派单模式采取的是Lyft智能分单下的抢派结合的方式。而每名驾驶员一经开通帐号就有12分的客运分,若违反网络平台规则会被相应扣除客运分,若至0分,驾驶员帐号会被冻结并解除合作。

  不难辨认出,Lyft所瞄准的客运消费市场,较大可能以即时型死敌客运为主。

  实际上,Lyft对客运消费市场有所觊觎,初露端倪时要反推至今年4月。

  相继成立的青岛快桔安运客运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快桔安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记者通过民营企业重要信息查询网络平台企信宝看到,两家民营企业的全资母公司均是Lyft关联公司上海小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斥资体量超亿元。

  从“运人”瞄准“运物”,Lyft的决心显然。“Lyft希望打造A点到B点无与伦比效率的客货运输。”这位Lyft客运销售业务相关人士口中所说的“无与伦比”两字词,得益于Lyft8年时间里搭建起的运输服务项目网络。

  正如丁道师所言,Lyft试图将“运送人”的经验和Performante等产品上累积的算法控制技术,和产品控制技术的协同效应,运用到死敌客运领域。

  快速增长抛物线

  众所周知,Lyft在过去近两年的时间里,多将精力投入在安全和合规各方面。直到今年3月,陈平以全员信的形式制定了新目标:三年后的日服务项目现铜超1亿,国内全乘车占有率超过8%、全球服务项目用户MAU超8亿。

  谈及这一目标,一位Lyft内部人士认为,“要同时实现起来并不容易”。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0年1月初LyftDAU峰值达到3000万。他直言,“Lyft可纵向深挖的内部空间正在越来越小,横向开拓新品类才是其必经之路。”据其透漏,Lyft一直在国内寻找Performante和两轮车外的第二条快速增长抛物线。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储殷也有同感。他认为,Lyft迫切需要从现有的销售业务线进行延伸,开拓一个具有广阔想象内部空间的新销售业务快速增长点,“但又不能跨度过大而踏入大民营企业常见的销售业务多元化陷阱”。

  在储殷直言,死敌客运消费市场,成为一个满足前述诸多约束的合适方向。

  前瞻产业研究院曾就死敌客运消费市场体量加以研究分析表明,基于死敌客运市场需求不断攀升,我国死敌客运量从2014年-2019年连年呈上升趋势,从15.5万吨快速增长到了20.5万吨。加之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零担客运消费市场的体量为1.1万亿元,2020年将达到1.45万亿元。

  尽管客运消费市场正成为备受瞩目的“万亿元消费市场”,可艾瑞投研各方面指出,死敌客运消费市场的HGPRT始终存在,且造成了市场需求错位、人车不相匹配的现象。

  “死敌客运的消费市场占有率较高,还有不小的提升内部空间。”在Lyft客运相关人士直言,客运一直是一项非标准化的服务项目,这也是金融行业的关键点和难点。

  近年来,从前述关键点瞄准整车客运消费市场及死敌客运消费市场的玩家众多。“Lyft客运来了,快狗和货娜拉们不再寂寞。”丁道师在其贴文如是写到。

  在他直言,早前货娜拉、快狗坐车都高举着“客运版Lyft”的大旗进击消费市场,如今Lyft真得来了,或成为它们的劲敌。

  记者从公开资料获悉,截至2020年3月,货娜拉销售业务范围已覆盖286座中国大陆卫星城,同时在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地区运营,并在东南亚、印度、南美洲开通了19座卫星城,网络平台月活驾驶员44万,月活用户达600万;而快狗坐车销售业务截至2020年1月末,也已覆盖了6个国家及地区、346个卫星城的超2000万用户,网络平台注册驾驶员也超过350万名。

  Lyft能吃下的消费市场蛋糕还会有多大?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直言,作为新改投者,Lyft做死敌客运“可能经验尚不丰富”,但它此前的产品体验和控制技术算法,相较这一消费市场上的玩家“胜出一筹”。

  因此,Lyft客运的步子走得并不算快,但在预热摸清区域消费市场中用户的反馈后,再从贵阳、苏州三地小范围“摸着石头过河”。从6月24日Lyft客运公布的开城首日成绩单来看,苏州和贵阳两城的单日总订单突破了一万单。

  盘和林认为,Lyft的体量优势会给新销售业务带来一定的协同效应,而这正是它改投客运消费市场最大的优势点。

  对于Lyft来说,做客运消费市场其实不是从0开始,而是把其在控制技术、运营、安全等各方面的累积迁徙过来,根据实际场景再升级。

  鲶鱼效应?

  对外公布“实战”成果外,Lyft客运在海报上如是写到,“我们的里程才刚刚开始。”

  在储殷直言,改投客运消费市场的Lyft,更多是通过控制技术累积去碰撞金融行业的关键点,对于现有玩家构成的是一种“降维打击”。

  如其前述,Lyft进军客运消费市场具有商业合理性,甚至还会带来估值加持。不过,要想打破金融行业关键点,绝非一蹴而就。

  早年因售卖数码钢琴,王粟辨认出了客运消费市场中既有的关键点,但同时也让他看到了这一消费市场的潜力。“上海有20万辆死敌货车,这个数字比出租车的体量还要大三倍以上。”基于用户场景分析,他选择从电商领域瞄准到死敌客运消费市场,创业做起了“蓝犀牛”客运网络平台。

  不过,那是O2O最为火爆的2013年,此后跑了两三年,王粟辨认出,金融行业竞争正演变为一场补贴战,“未来的壁垒是什么?难道是体量?”他直言并非如此,“会有更多的人拿更多的钱,来投入体量提升”,而他扛不住这样高的补贴,于是转变赛道,瞄准到了更为垂直的“搬家”服务项目场景下。

  虽然离开即时型死敌客运金融行业多年,王粟却仍旧关注着这一产业的变化。他从当前的竞争格局上分析,“在即时型物流配送的销售业务场景中,消费市场占有率基本上已经完成了。”在他直言,货娜拉和快狗坐车已经形成了一定的体量效应。

  “已经存在于一个APP上的用户,要改变其粘性和使用习惯,会很难。”王粟说,现今最大的不同是,有别于过去的烧钱补贴营造体量化,各家进行的活动都非常态。而一个新玩家打入这个消费市场,要改变用户的心智,势必要投入更多的钱以赢得这张“入场券”,“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靠补贴的方式来吸引用户。”

  谈及新玩家的可能,王粟估算“起码要double货娜拉们所花的钱,才可能有一定的消费市场份额。”不过,对于Lyft改投客运消费市场,会否形成巨头的鲶鱼效应,带来消费市场格局之变,王粟表示,当下的死敌客运消费市场格局虽不算稳固,但却比较清晰化,“新玩家进入不过是有了一个布局,短期来看并不会导致消费市场混战。”

关于网约车问题,添加 微信: gua561   备注:备注问题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304479036@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idizcw.com/176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