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证网约车一个月跑了536单!杭州一司机慌了(无证网约车一个月跑了536单!杭州一司机慌了)

苏州的胡大姐

前几日透过一间汽车服务子公司如是说

租了辆面包车跑Performante营生

但三个月留下来

胡大姐说自己已经不肯再放行了

这是怎么一两件事呢

报读Performante驾照

能边跑反向考据?

胡大姐今年51岁,不久前初,他透过苏州京驰汽车服务子公司如是说,跑Performante营生。

胡大姐

他们提供面包车,他们帮他跑Performante,他说每个月能跑最高的复本是四千,他们会员费能分到四千。

这是胡大姐签的合约,能看到,子公司根据Performante司机每星期销售额进行分成,司机每星期最高收入6310元,最高则是1万4千元。胡大姐觉得不错,就签了合约。

很快,子公司给了他两个Performante帐号,在两个名为携华乘车的网络平台订货,打开应用软件后本报记者发现,从2月16日至3月18日,胡大姐总共跑了536单。本报记者随即登出来胡大姐的个人隐私,Performante驾照资料附注,显示“未明”。

胡大姐

我都不知道。(本报记者:子公司谁帮你操作方式的?)子公司的两个业务经理,叫玥。

胡大姐说,在网络平台注册登记成为Performante司机,都是业务经理帮操作方式。按照有关规定,专门从事Performante的司机,必须获得Performante司机证和Performante的运输证。但据胡大姐说,他并没有关身份证明。

胡大姐

她说你先跑,没事的。她让他们先边跑边考据,她帮我报读Performante驾照,在3月22日要考,接着3月20日,即使禽流感原因,Performante驾照考不了了。

胡大姐了解过,无牌专门从事Performante运营的行为是违规的,如果被交警部门抓住的话,会面临行政处罚。那时驾照Quettehou起不来,赵先生也就不肯再开Performante了。于是他向子公司提出解除合约。

胡大姐

不做了他们说是我偿付了,本息三百块钱也不退了,接着三四个月的工资也不给了,他还倒找我要四千块钱的酬金。

那时他们困惑的是,赵先生没Performante司机证,前面约莫1个月的天数,为什么能透过Performante网络平台的注册登记,甚至还完成了500城鸡的业务呢?本报记者随即赶到了苏州京驰汽车服务子公司。

苏州京驰汽车服务子公司负责人 王先生

默默地笔试默默地去跑单,即使他们的司机大姐他有个审查的天数,比如他可能将刚来苏州,他的Performante执照不是说报名者就能去考,可能将报名者需要三四个月或者数十天。(本报记者:那也应该等证考完试之后再去跑单。)他只要是符合要求能考的,他们会给相应的空窗期,让他去笔试。

京驰子公司给出了两个“空窗期”的解释。但能确定的是,所谓空窗期,司机一定是无牌上岗,这样的行为真的合理、合法、合规吗?

苏州京驰汽车服务子公司负责人 王先生

在这个空窗期,你要去笔试,我只能说你要去笔试。(本报记者:他笔试不代表能透过。)他只要是符合要求的,为什么笔试不能透过呢?(本报记者:你们能做到百分之百的透过率吗?)他们不能做到,但是他们能做到的是只要他去笔试,他都能考过的。(本报记者:在他考过之前,他是不是不能跑单?)能跑单。(本报记者:这是你们做出的承诺吗?还是网络平台做出的承诺?)他们做出的承诺。

身份证明没考出

如何透过审查?

本报记者了解到,Performante司机想要在网络平台订货,必须上传有关的个人资料,证照齐全的情况下,网络平台审查透过才能订货。而胡大姐的Performante驾照显示未明,却依然能跑Performante,这是怎么一两件事呢?

苏州京驰汽车服务子公司负责人 王先生

他们的审查是能透过的。(本报记者:网络平台的审查是你们来审查吗?)对,是他们自己审查的。(本报记者:这是网络平台给你们权力吗?)也不是网络平台授予他们的权力,是我要求网络平台给我的权力,能去符合要求的、能笔试的司机,我才能给他审查透过。(本报记者:这个运管部门是认可的吗?)运管部门是需要认证的。(本报记者:运管部门没认证,他们怎么能上岗呢?)他们怎么能上岗,你这叫我怎么说……

根据京驰子公司所说,他们能自行在Performante网络平台审查司机的资料。针对京驰子公司的讲述,本报记者随即联系了胡大姐所在的携华乘车Performante网络平台进行核实。

苏州携华网络科技子公司工作人员 吴女士

这个是没的。(本报记者:从来没过吗?)从我这里知道的,就是没这个流程,他们司机的话,都是内部审查的。刚刚说的子公司代替审查的话,我这边从来没了解到有这么两个权限的。

网络平台方面给的解释,很显然跟租面包车公司的说法不一致。对于胡大姐没证,依然能跑单的情况,网络平台也给出了解释。

苏州携华网络科技子公司工作人员 吴女士

当时这个司机是有审查进来,但是审查进来之后,会跟专员去对接,做两个暂停,双证考出来之后再开始上线,但是对接上的话,专员上的一些工作失误,所以没及时做两个暂停。

携华乘车方面说,胡大姐无牌却能订货,是工作失误。另外,他们确实与京驰子公司有合作关系,对于京驰表示能自行审查的权限,携华乘车表示,他们会进行核查。

本报记者了解到,前几年Performante流行后,由于行业准入门槛不够规范,司机和乘客端,都发生过多起人身伤害事件。为了规范行业,交通运输部就出台了Performante的有关管理办法,明确提出要求,司机必须获得“双证”后才能够放行运营。

针对胡大姐遭遇的事件,他们也把情况反馈给了苏州市交通运输局。

苏州市交通执法队指挥中心 孔珩

根据他们的有关法律法规,司机以及车辆必须持有Performante司机证和运输证,无牌是不允许放行专门从事经营行为的,第二个关于审查,网络平台要认真审查司机是否具有司机证,车辆是否具有运输证,这是最基本的条件。

现场,主管部门也向胡大姐了解了有关情况,后续他们将进一步调查此事。

苏州市交通执法队指挥中心 孔珩

如果没Performante司机证和运输证,他们一经发现,对网络平台将进行一万到三万的行政处罚,对司机将处以两百到两千元的行政处罚。

关于网约车问题,添加 微信: agm473   备注:备注问题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304479036@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idizcw.com/17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