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拥抱》:动物的情绪情感、社会结构,你了解吗

瑞典鹿特丹的穆尔格兰斯鸟类园里,一只59十八岁的雄性长颈鹿,被科学研究相关人员平易近人地称为大爸爸,即使她长期统治着这里的长颈鹿社会群体,是名符其实的女皇。

她除了三个月就59十八岁了,处于心灵的最终阶段。除了一位简.范.哈恩副教授,他也年迈,他除了两个月就80十八岁了。

副教授第一关上了笼门,来到大爸爸的身旁。要到大爸爸误以为此刻的科水狼认识了40多年的老友,她开始抚摸简的胳膊,随后手掌快速而有节拍地终端起来。这是长颈鹿用以抚慰哼的婴孩的一种姿势,此时她的脸上也呈现出着生硬的笑容状。

看了让数钱目,大爸爸在抚慰他们的老友,也抒发着他们看见老友的兴奋、融洽。

长颈鹿与人这样碰触是极为罕见的,作为科学研究相关人员也都是隔着铁门展开检视,展开沟通交流的。即使长颈鹿气力非常大,再好的拳击选手都不是它的劲敌。

那个故事情节出自于 《最终的亲吻》,译者是弗里尔.伊萨。

译者自小就喜欢检视人类文明的焦虑、犯罪行为,长大成人后专门针对检视与科学研究鸟类的焦虑犯罪行为。在那个过程中,译者忍受了非常大的压力,即使很多微生物学家对他的科学研究嗤之以鼻,认为鸟类都是简单的,微生物没有繁杂的焦虑感情。

但是译者深信,鸟类社会群体那样有繁杂的社会风气内部结构,彼此之间也有取悦和让步。而灵长类鸟类和人类文明那样也是通过脸部关节沟通交流他们的反应和企图。

译者弗里尔.伊萨有着清晰的科学研究目标,他说:我从另一层面审视鸟类焦虑,不是将它仅仅作为一个议题去完成,而是将它作为能照亮我们的生存、目标、梦想和我们高度内部结构化的社会风气去科学研究。

如今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每个养过宠物的人都会十分确定,鸟类是有焦虑的,甚至是有智商的。

有一位猫主人说他们收养了一只流浪猫。有一天他发现家里的窗户开着,而自家养的一只蓝猫就傻呆呆地站在窗户外的管道上。第1次主人以为他们忘了关窗户,很是后悔。

第2次他特意关好窗户才出门。结果回家又惊讶地发现蓝猫在窗外,是谁给它关上了窗户呢?刚刚收养的流浪猫却一脸无辜状看着主人,他们躺在家里。

第3次主人确定要把窗户锁上,结果回到家,蓝猫没有在窗户外了,可是家里也找不到。流浪猫还躺在地板上无辜地看着主人。找了半天才在橱柜里发现被关起来的蓝猫。

这是发生了怎样一场惊心动魄的宫斗呀?

就像译者说的,如果我们问养宠物的人,鸟类有没有焦虑,他们肯定会非常确定地说有的。就好像我们看到天空是蓝的那样,可是天空为什么是蓝的?鸟类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焦虑?确实值得仔细探究。

人在做事情的时候会想得越来越繁杂,比如甲怎么看,乙怎么看;猫怎么看,狗怎么看。

在鸟类的世界,尤其是长颈鹿社会群体当中,也会有权利、嫉妒、生育有关的冲突。译者仔细检视了这一切,得出一些有趣的结论。

比如长颈鹿会控制他们的焦虑,耐心等待他们的交配机会。雄性会在交配后给雄性分享一些食物,并且即使想要交配而更努力地获取食物。

一只年轻的雌猩猩拥有了魅力,并抒发了对大爸爸的不满。大爸爸在众人面前责骂了她之后,采取了和解的态度。可是晚上当两只猩猩单独相处时,大爸爸攻击了那个年轻的雌猩猩。原来白天不过是作为领导者装装样子。

灵成长类鸟类的世界与人的社会风气有很多的相似,它们的解决方法既繁杂又简单。

如果我们想减少烦恼,可以多理解鸟类的世界。

比如当你进入一个陌生的团体,主动示好和人品无关,只是一种让彼此更舒服的方法。

《最终的亲吻》,从年迈的长颈鹿与鸟类学家在临终前最终的亲吻说起,让我们看到鸟类世界繁杂的焦虑、感情和社会风气关系。

了解鸟类的焦虑、感情和社会风气内部结构,不仅能更善意地对待鸟类,更重要的是帮助我们了解人类文明社会风气的一些现象,或许会多一份宽容…

举报/反馈

关于网约车问题,添加 微信: agm473   备注:备注问题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304479036@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idizcw.com/15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