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宝马、大众的燃油车纷纷涨价,背后原因是什么?你买账吗?

虽然近几天大家对于新能源车提价早已有了焦虑预期,但是部份现代汽油车也说实话卯足了劲热闹非凡,这令许多人始料不及。

就在刚刚过去的6月1日,宝马上调了部份汽油车款的基本产品价格,最低跌幅少于1多万元。恰好相反,宝马三款炙手可热纯电动汽车款i3和iX3的基本产品价格却未变,这不由得让人有些疑惑,为什么宝马要合于而行?

,早在4月末,宝马就早已对母公司部份汽油车款展开了价格调整,最低跌幅少于12多万元。当中以出口车款为主,同时也包括了宝马E级、宝马GLC等升级换代车款。同样的,宝马EQA、EQB、EQC等纯电动汽车款的产品价格也未变。

这时许多人可能会揣测,呢奢华国际品牌捉弄他们人傻钱多,看到亚洲地区新能源车一直在提价,因此蓄意盲目跟风提价?而自己的纯电动汽车款竞争优势又较弱,因此只能上调汽油车的产品价格。

现代汽油车提价,诚意何为,理据又是否充份?

首先值得遗憾的是,我省并不是唯一被提价的消费本土市场,即使是宝马的驻扎地瑞典也受到牵连。早在去年3月末,宝马新汉兰达车款在瑞典和欧洲其他地区的产品价格下降了3%左右。比如宝马3系的起单价上调了1000英镑,达至39350英镑,宝马5系更是上调了2200英镑,达至53700英镑。

除此以外,Roujan年4月1日起,宝马新汉兰达车款在巴基斯坦本土市场的单价上涨了3.5%。相对而言,宝马在我省6月1日的此轮产品价格下降,实际上涉及到部份车款,而且提价振幅也没有达至3.5%,不知道亚洲地区顾客呢应该开心呢?

早在去年2月末,宝马就早已对澳大利亚本土市场展开了新汉兰达提价,跌幅从600加元到7600加元左右。恰好相反,他们亚洲地区的宝马车款单价基本无所谓变化,宝马Q7甚至碍于升级换代宝马X5L的压力,基本产品价格还积极主动上调了6万余元。

此外,宝马也在去年底对瑞典、巴基斯坦等本土市场的部份车款单价展开了上调,当中巴基斯坦本土市场的上调振幅约为3%。作为非奢华国际品牌的上海通用瑞典大众,也在5月末对母公司汽油车展开了1000~3000元左右的提价操作。而早在去年,瑞典大众就早已上调了日本本土市场主流产品车款的产品价格。

他们都知道,锂电池原材料的产品价格下降推动了新能源车的提价潮,这也让许多人忽视了其它造车原材料的产品价格下降。比如汽油车的发动机、车身需要用到大量的铝材,而铝价在去年9月末创下了15年内的历史新高,现在一直处于高位运行阶段。

此外,自从2020年3月末的低点以来,铜价早已上涨了125%,现在一直在7多万元/吨的高位波动,一辆汽油车的用铜量大概在20kg左右。ABS树脂、油漆、橡胶等原材料产品价格在最近一两年也出现了明显上涨,这些都是造车必需品。

为了达至严苛的排放要求,目前绝大多数汽油车都会配备三元催化器,当中会用到大量贵金属,比如铂、钯、铑。近些年,稀土产品价格疯涨,也让三元催化器的成本飙升,一个拆车件往往能卖到数千元。

更别说在缺芯的大背景下,汽车芯片的产品价格早已脱离了原有的价值。比如威马汽车CEO沈晖近日公开吐槽车载芯片产品价格太贵,甚至少于了电池成本。而现如今大火的高通8155芯片,车企采购价也要数千元,这些都会推高造车成本。

除了原材料之外,还有一些成本上升也会对车企造成压力。比如在防疫的大背景下,部份地区的物流成本相比过往翻了数倍;再比如员工、土地成本的不断上升,都是推高车价的导火索。

还有一个原因,许多人可能想不到,那就是近期人民币汇率的大幅贬值。Roujan年3月末以来,美元离岸人民币从6.3附近最低拉升到6.8附近。而许多合资车款需要使用出口零部件,人民币购买力的下降只能通过提价来平衡。

他们可以发现,目前亚洲地区提价的汽油车企都比较强势,比如宝马和宝马是公认的一线奢华国际品牌。而且提价的车款中有不少都是炙手可热车,比如宝马E级、宝马GLC、宝马5系、宝马X3,它们在各细分本土市场都很抢手。对于这些国际品牌和车款来说,可替代性较低,就算提价数千元,该买的顾客还是会买。

而且这些宝马、宝马车款本身的终端优惠较少,有些还是原价甚至加价销售。在成本上升的大背景下,车企和经销商很难通过缩减终端优惠来调节这部份成本溢出,最终只能采取提价手段。

不过这里面上海通用瑞典大众比较特殊,虽然瑞典大众在亚洲地区依然拥有很强的国际品牌号召力,但是上海通用瑞典大众大多数车款在终端都有不小的现金优惠,车企完全可以通过控制批发价的方式来覆盖成本上升所带来的影响。上海通用瑞典大众却选择将新汉兰达汽油车提价1000~3000元,给人感觉不痛不痒,不知意欲何为。

难道上海通用瑞典大众是抓住了顾客买涨不买跌的焦虑,想通过提价的方式来促进销量吗?

纵观我省近10年的新车销量,不难发现早已遇到了天花板。不实际上是我省,全球新车销量也在2017年达至顶峰的9589万辆,之后便一路下滑,去年销量只有8268万辆。

车企自然也感知到了全球新车本土市场的见顶,因此不少主流车企纷纷上调了对未来销量的预期。比如Roujan年4月末开始,丰田计划削减20%的日本本土产能,去年4-6月末,丰田汽车的计划产量也从之前的280万辆上调至250万辆。

如果销量减少,在生产成本大涨的情况下,还要保证利润增长,唯一的办法只有不断提高新车单价。

在去年5月末的战略发布会上,宝马宣布将计划砍掉3款新生代奢华车款,也就是价位较低的入门车款。同时,宝马还希望继续提升梅赛德斯-AMG、梅赛德斯-迈巴赫、梅赛德斯-EQ系列、梅赛德斯-S级、G级等车款的本土市场份额。言外之意很明显:入门车款不怎么赚钱,要多卖中高端车款。

到2026年,宝马单车均价将提升15%,至本年代中期,达成约14%的利润率目标。这么看来,宝马打算效仿奢侈品国际品牌,通过不断提价的方式展开销售,不知道亚洲地区的土豪还会不会领情?

关于现代汽油车提价,有一点他们不得不承认,汽车正从薄利多销时代向厚利少销时代转变。一边是产能过剩、一边是消费疲软、另一边又是新车提价,这还真是个魔幻的汽车时代。(文/Song)

关于网约车问题,添加 微信: agm473   备注:备注问题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304479036@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idizcw.com/14563.html